《相信专业的医护能帮亲人跨过生命中的坎》——东楚晚报专版
2018-05-21 11:33

黄梅一名七旬患者入住黄石广慈病医院后得到精心治疗和护理,患者之女晓余(笔名)近日在微信公众号“莲花岸”上发表数千字长文,以《坎》为题,表达自己对人生晚景的思考和对专业医养机构的信赖。

1+ftrVxggRIswAAAABJRU5ErkJgggA=.png

市民余女士是一名文学爱好者,近日,她发表在微信公众号“莲花岸”上的长篇随笔《坎》,洋洋洒洒有4000多字。字里行间,充满对父亲健康平安的期盼,也有对专业医养机构帮助老人迈过晚年生命之“坎”的感谢和褒奖。


现将《坎》一文摘录如下:

周末两天假,一半在路上,一半在医院。

医院里住着两个人,一个是我父亲,74岁,在黄石广慈老年病医院,因为老年痴呆症生活无法自理;一个是我姑姑,父亲的亲姐姐,78岁,在阳新一家二级医院,因为脑出血,之前就曾中风。

先到黄石看父亲。父亲几天前刚刚由家兄棒棒从黄梅弟弟家接到黄石,住进专门的老年病医院。弟弟弟妹对父亲的照顾已经非常用心了,但终归不是专业的。不久前黄石新开了一家专门针对老年病的、医养一体的广慈医院。医院就在棒棒家和工作单位之间,往返必经,步行一两分钟左右的路程,棒棒在反复考察了解后,决定把父亲接到黄石去接受专业的护理。

就在计划接父亲去黄石期间,之前中风恢复得还不错但依然行动不便的姑姑,在家摔倒后脑出血,一度昏迷不醒也住进了医院。所以,我和先生利用周末,去看两位长辈。

在广慈医院见到父亲时,他正在熟睡中。叫醒父亲后,他看起来意识并不是很清醒,转到黄石第二天,父亲因为感冒发烧,身体状态和精神状态均不是很好。因为人就住在医院,有棒棒亲自照看,我倒也不是很担心。醒后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,父亲才认出了我,只是依然没什么精神。这期间,医院院长和照看父亲的医护人员,向我们详细介绍了对父亲的照顾和护理情况。父亲之前卧床较长时间,身上已经出现轻度压疮,这个是无法避免的,非专业人员也处理不了,在广慈医院经过医生专业处理,已经明显在痊愈之中。

广慈老年病医院给我的印象非常好:医院环境好,不是普通医院那种感觉和味道,整个环境很温馨、舒适、人性化。我们在院长的带领下,参观了医院为老年病人准备的各种场所、设施以及治疗、护理安排,真的非常让人放心。老龄化社会的到来已经是不可避免,一代独生子女都即将面临父母老去带来的种种问题,人均寿命增长,随之增长的是养老困境,有些甚至与钱无关。比如我父亲,真不是钱的问题,之前在弟弟家时,是根本请不到合适的护工。弟弟弟妹都有工作要做,就算他们不工作在家专门照顾,也做不到专业护理。最后请到的护工,也只能是照看一下日常的吃喝,专业?想都别想。

专业与不专业,差别非常大。照顾父亲的护士刚好是黄梅人,她跟我介绍专业照护与非专业的区别,让人感慨,可能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护理方法,就可能产生完全不一样的结果。以不能自理的老人大小便问题为例,在家照顾时,就是靠纸尿裤加上不断的洗换床单来保证老人基本清洁;但在医院则不一样,父亲没有用纸尿裤,病床上也能保持干燥清洁,房间完全没有一丝异味。加上医院的专业病床、专用洗澡设施等,老人在这里得到的专业照顾,是子女的孝心无法比的。医院还有活动区、康复中心,我们看到许多老人聚在宽敞明亮的活动区吃饭看电视闲聊,能自理的自己围坐在一起边吃边聊,不能自理的坐在轮椅上,由护理人员喂食;父亲身体状态恢复后,也可以由护理人员推出来活动、晒太阳,这实在比让老人孤独地呆在家里好太多。

看到医院的环境、老人们的状态,我心中颇多感慨: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,这只怕也是将来可能要选择的生活方式!

人到中年,我们的父辈大都有了这样那样的健康问题,就在这几天,我的父亲和姑姑、几个朋友的父母,都出现这样那样的健康问题,大家都奔波在家与医院之间,生活质量就别提了,无一不是心力交主瘁、各种焦虑。

在广慈医院的时候,我就一直在想,到阳新看看姑妈的恢复情况,决定是否要动员她和姑父也来这家老年病医院。

表弟妹到车站接我们后直接送到医院,姑姑躺在病床上,以我的观察是半清醒状态。姑父反复问她认识我不,她一直没有说出我的名字,也是后来才艰难说出一个“向”字,她有意识,但估计是断续的。

我们看到的姑姑已经是昏迷两天后情况逐渐好转时的情形。姑父和表姐表弟们24小时轮流照顾姑姑。他们也都是人到中年,特别是表弟一家,弟妹是中学老师,还带着班主任,他们的女儿今年高考,夫妻二人每天就在单位、自己家、父母家、医院来回跑。所幸姑父身体还算健康,照顾姑姑的很多工作他都亲自承担。但他毕竟是82岁的老人,我们大家都担心拖垮他的身体。

这是谁都在经历的坎,姑姑姑父是幸运的,他们携手60年后,共同面对人生的坎。比起我父亲孤独地躺在那儿,姑姑有姑父,姑父有健康,他们幸福得多。

但姑父再健康再乐观,也终究是八十多岁的人了。我极力劝说他,要改变观念,等姑姑出院后,两人一起去广济老年病医院。姑姑一个人去,姑父是定然不会同意的,那医院的环境,姑父也是可以一起住的。若在家,他一人基本没办法照顾姑姑起居,更别说专业了。交给医院专业人士,他在一边陪护,是最好的选择,对姑姑好,对姑父好,对子女也好。我父亲也在那里,大家可以天天见见面交流交流,说不定对身体康复还有帮助。

在我们几个晚辈的动员和强烈要求下,姑父已然动心,答应等姑姑出院,就联系去广慈医院的事。相信这专业的医护,能帮助姑姑姑父度过眼前的坎。

文章摘自东楚晚报

记者:田力








微信公众号:jztyt2015

手机微信扫码关注
分享网站